NEWS

公司新聞 媒體播報 項目動態
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播報
[瞭望東方周刊]政企聯合扶貧的畢節樣本
發布時間:2017-10-23  來源:瞭望東方周刊

畢節結合各種社會力量,探索民營企業參與精準扶貧的“畢節模式”,以期為世界減貧事業貢獻中國智慧。

恒大集團在畢節市大方縣援建的奢香古鎮

在烏蒙山深處,連綿起伏的山巒之間,一排排簇新的蔬菜大棚整齊地排列著,地里剛種下的油用牡丹苗開始長新芽,欄里新引進的西門塔爾母牛也已經生下了小牛犢。

這些欣欣向榮的景象,給住在這里的貴州省畢節市大方縣的貧困戶們帶來了希望。

41歲的龍國權這半年不僅搬了新家,還通過縣里專門為貧困戶開設的技能培訓在烤煙廠找到了一份月薪3000元的穩定工作。之前,由于身有殘疾,他只能在家守著4畝薄田,農閑時四處打點零工,全年收入不過幾千元,一家5口艱難度日。

近兩年來,大方縣的貧困戶像龍國權一樣,紛紛搬離了破敗不堪的家,住進了新村,有了更高的收入。

以上這些,都是大方縣探索政企聯合扶貧以來發生的變化。

“兩年來,包括恒大集團在內的企業持續幫扶大方縣,形成了一個良好的民營企業參與地方脫貧攻堅的體制機制。”大方縣委書記張瀚時在接受《瞭望東方周刊》采訪時表示。

自1988年成立開發扶貧試驗區以來,畢節積極利用各種社會力量,探索社會力量尤其是民營企業參與精準扶貧的“畢節模式”,以期為世界減貧事業貢獻中國智慧。

“聯企幫村”探索

位于烏蒙山區的畢節市是典型的西部貧困地區。畢節市政府的公開數據顯示:920萬總人口中,貧困人口的數量達92.43萬人,全市三分之二的村是貧困村。

“貧困面大、貧困人口多、貧困程度深一直是畢節脫貧工作面臨的困局。”畢節市委常委、副市長楊小強告訴《瞭望東方周刊》。

因此,畢節市的脫貧攻堅工作一直深受社會各界的關注。

1988年,經國務院批準,畢節建立了扶貧開發試驗區。

“這是全國唯一一個以開發扶貧、生態建設和人口控制為主題的試驗區。”楊小強說。

畢節試驗區建立后,得到了中央統戰部、各民主黨派中央和全國工商聯的大力支持,各方組成了智力支邊工作小組,為畢節的脫貧工作獻計獻策,成為社會力量扶貧的典范。

2009年“同心工程”實施以來,在中央統戰部和各民主黨派中央的幫助下,畢節建設和引進1242個項目,完成648.12億元的投資,培訓各類人才超過25萬人次,協調企業簽約項目351個,簽約金額達到4122億元。

“社會力量的參與,有力地促進了畢節試驗區基礎設施、民生事業的建設進程。”畢節市委常委、副市長王一民對《瞭望東方周刊》表示。

2015年11月召開的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講話中強調,“要動員全社會力量廣泛參與扶貧事業”。

這之后,作為扶貧攻堅中的重要力量,民營企業開始更加積極地參與進來,為畢節帶來了更為明顯的改變。

2016年2月,畢節開始推動落實“千企幫千村”活動,從1981個貧困村中遴選出1000個作為“企幫村”,建立宜幫宜扶項目庫。據王一民介紹,目前已經謀劃好了2032個“宜幫宜扶”項目,引進358家市外企業對畢節663個貧困村進行定點幫扶。其中,包括恒大集團、金元集團、盤江集團等民營企業。

貧困群眾通過貼息貸款可以從恒大集團援建的牛超市里購買西門塔爾牛

民企副總裁掛職副市長

恒大最終選擇了畢節貧困人口最多的大方縣。2015年12月,恒大與大方縣簽訂整縣幫扶協議,計劃3年內投入30億元幫扶資金,幫助大方到2018年整縣脫貧。

“對恒大來說,難的不是3年拿出30億元幫扶資金,而是如何保證3年幫扶期滿恒大撤出后,大方縣能在整縣脫貧的基礎上實現長期穩定的發展。因此,我們希望能夠在幫扶大方縣的過程中,和政府部門一道探索一條在貧困地區建立可持續的幫扶和發展機制。”恒大扶貧辦副主任阮士恩告訴《瞭望東方周刊》。

幫扶協議簽訂后,恒大首筆10億元的幫扶資金到位,同時從集團內部遴選的287名扶貧員工開始進入大方縣的各個鄉鎮和村莊,集團副總裁兼扶貧辦主任姚東則掛職畢節市政府副市長,負責恒大幫扶大方相關工作。

“民營企業的管理人員掛職政府副市長,這在全國范圍還從來沒有過。這既表明了畢節對恒大幫扶工作的重視,也反映出政府在民營企業幫扶地方工作中的大膽嘗試。”姚東告訴《瞭望東方周刊》。

張瀚時也向本刊記者坦陳,當得知恒大派駐扶貧人員到大方各個鄉鎮和村的時候,他深感意外,“民營企業幫扶一般都是捐款捐物,還從來沒有人說要派幾百名工作人員到縣里來。”

“我們認為貧困地區缺少的不僅僅是發展資金,更重要的是要有一批能夠出管理、出技術、出思路的人才隊伍把各項扶貧規劃和措施落到實處。”阮士恩說。

恒大扶貧員工到位后,第一項工作任務就是徹底弄清楚大方縣18萬貧困群眾的具體情況。“這就像企業在產品或業務上市前的市場調研,先把情況摸清楚,才能開展精準扶貧。”阮士恩說。

恒大287名扶貧員工開始在大方縣扶貧辦建檔立卡的基礎上,走村入戶,進行更加細致的實地調研。

在扶貧員工帶回的貧困群眾統計冊里,本刊記者看到每一戶貧困家庭的人口數量、勞動力情況、致貧原因、目前的收入來源、貧困程度、脫貧意愿、未來的脫貧路徑選擇等信息。

信息收集完成后,恒大將18萬貧困人口的基礎信息進行數字化轉換,并結合各地的產業基礎、資源稟賦、氣候特征、自然條件等情況,建立了一個可實時查詢的脫貧資料庫。

“只有了解了各個鄉鎮、村莊的基本情況,才能在產業規劃和產業配套時,做到‘一鎮一策’‘一村一策’,了解了貧困戶的信息,在后面的扶貧工作中才能做到因戶施策、因人施策。”阮士恩解釋說。

將近一半的資金用于產業扶貧

大方縣的脫貧工作始終受困于產業發展。

“特別是隨著近幾年的產業轉型升級,傳統的煤炭、電力和煙草這三個產業已無法支撐縣域經濟的發展,而新興產業又青黃不接。”對此,張瀚時充滿了焦慮。

因此,“扶產業”成為恒大扶貧中的核心和關鍵。

貧困群眾的主要生產資料是土地和勞動力,只有依靠發展產業,把貧困群眾的土地和勞動力轉化為家庭的收入,才能實現脫貧,才能變“輸血”為“造血”。恒大幫扶大方的30億元資金,有近一半是用在產業扶貧上。

“產業發展了,貧困群眾才能‘搬得出、穩得住’,實現穩定脫貧,縣域經濟也才能獲得可持續發展。我們要做的不是再造新產業,而是將大方縣原有的傳統產業做大做強。”張瀚時強調。

于是,在原有的產業基礎上,大方縣和恒大謀劃了肉牛、蔬菜種植和中藥材經果林四大產業。

以肉牛企業為例。盡管大方縣的群眾自古就有養殖肉牛的傳統,但是其所飼養的當地土黃牛,在肉牛市場上并不占優勢。于是,當地的肉牛品種被改良為市場上最受歡迎、附加值最高的安格斯牛和西門塔爾牛,同時擴大養殖規模,在此基礎上,引進上下游企業,打造了一條完整的肉牛產業鏈。

數據顯示:目前,恒大已建成并投入使用 296 個肉牛養殖基地、22 個蔬菜育苗中心、10223 棟蔬菜大棚,和縣政府一起動員貧困群眾發展種植10.6 萬畝蔬菜、10 萬畝中藥材和經果林。

用龍頭企業敲開市場

建好了牛欄、引進優質肉牛品種,接下來是通過市場化手段,建立可持續的扶貧機制,具體的做法就是通過引進龍頭企業,由其負責運營和掌控市場。

在蔬菜產業方面,恒大集團引進了地利集團,因其掌握著全國蔬菜交易市場的信息平臺。“什么季節什么蔬菜好賣,能賣多少,它最清楚。”阮士恩說。

在肉牛產業,則由恒大牽線引進了中國標準化養殖及肉牛品種改良領域的領軍企業——中禾恒瑞集團,通過其市場化運作,做好安格斯牛的養殖、繁育和未來的肉牛銷售。

這就形成了一種模式——政府負責土地流傳、動員群眾其他政務服務,恒大負責基礎設施建設和龍頭企業引進。

據阮士恩介紹,目前大方縣各蔬菜育苗中心每平方米的建設成本為2000元,一個育苗中心的建設費用就達7000萬元。

龍頭企業對市場的把控,已經讓大方縣嘗到了甜頭。據張瀚時介紹,目前大方縣的綠色蔬菜已經賣到了貴陽、重慶、廣州等地。“未來肉牛產業效果顯現之后,會帶來更大的改變。如目前大方縣已經建立起了全國最大的安格斯牛繁育基地,將來國內企業要大規模養殖安格斯牛,就要到大方來引種。”阮士恩說。

目前,大方縣政府和恒大集團已經圍繞四大產業引進 43 家上下游龍頭企業。張瀚時相信,有了這些龍頭企業的帶動,和龐大的種植、養殖規模,將來會有更多的下游深加工企業到大方縣來,從而形成產業集聚。

用合作社組織群眾

“為調動貧困群眾積極性,我們成立了各種專業合作社,一是要解決他們缺技術的問題,二是要將他們組織起來實現規模經營。”張瀚時強調。

恒大為群眾買牛的貸款提供3年貼息。同時,為了降低貧困戶的風險,大方縣政府負責為每頭牛購買農業保險,并給予多項資金補助。

恒大三十三村養牛合作社經理呂東巖向《瞭望東方周刊》介紹,自己飼養的話,一般來說3年可出欄2頭肉牛,預計凈賺2萬元。此外,還可以把牛寄養在合作社,每年可收入1600元分紅。同時,還可以種植高產牧草,每畝地年收入2000元。

“這樣算下來,一個家庭只要有一個勞動力,每年就可以收入3萬元左右,人口不多的話可以實現初步脫貧。”張瀚時分析道。

而恒大將蔬菜大棚等基礎設施建好之后,便將其移交給大方縣政府,然后由政府確權給貧困群眾,群眾以其入股合作社,就可以拿到分紅。

產業發展起來后,農民的收入來源也增加了,包括工資收入、土地流轉收入、農產品銷售收入和其他生產資料的入股分紅。

由此,通過大方縣與恒大的政企聯合探索,形成了一套民營企業幫助地方脫貧的模式。

大方縣政府提供給《瞭望東方周刊》的數據顯示:目前恒大集團的扶貧措施覆蓋到全縣80%的貧困人口,截至2016年底幫助大方8.05萬人實現初步脫貧,占總脫貧人口的45%。

2017年5月開始,恒大將幫扶范圍從大方縣擴大到了整個畢節市。

“我們計劃增加80億元扶貧資金,并且已增派1821名優秀員工,加上大方縣原有的287名扶貧隊員共計2108人的扶貧團隊深入到畢節的各個縣、鄉、村開展扶貧攻堅。”阮士恩說。

TOP
秒速飞艇有没有技巧